hth.com德国在清末是如何占据青岛的?李鸿章欲施妙计最终却弄巧成拙


0

自从1840年中国的国门在鸦片战争中,被英国的坚船利炮轰开之后,清帝国的外强中干,被彻底暴露在西方列强眼前。

在那个殖民扩张大行其道的年代里,无数国家将清帝国看成了一只待宰的羔羊,都想在中国扩展自己的势力范围。

当时在西方国家眼里,中国最重要的地方,就是那些优质的港口,而德国强借胶州湾的举动则是清政府丧失北方海港主权的开端。

那么德国人究竟使用了什么手段,从清政府手中夺走了胶州湾和青岛?他们又在当地犯下了怎样的暴行呢?

在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之后,西方各国看到了在中国建立殖民地的可能性,他们便纷纷派遣特务来到中国考察,希望找到适合侵占的土地。

其中德国派出的特务,便是地质学家李希霍芬,他在中国境内旅行多年,收集了许多有用的情报。

在对中国各地进行分析之后,李希霍芬提出山东的胶州湾是最适合德国人落脚的地方。

因为胶州湾不但是一个优良的海港,德国在占领胶州湾之后,还可以修建铁路通向济南和北京,这样他们就能够掠夺整个华北地区的资源了。

直到1871年德国统一之后,他们才开始与清政府交涉,希望能够在中国拥有一个海港作为“海军站”。

当时李鸿章打算使用“驱虎吞狼之计”,希望德国能够驻军中国,协助清政府制衡沙俄的势力,因此对于德国人提出的条件统统应允。

德方随即派人前往中国进行考察,李希霍芬极力推荐的胶州湾,也成为了考察的重点。

在德国使团考察之后,他们确定胶州湾就是最适合德国的港口,因为那里气候和欧洲相近,而且还有充足的劳动力,更有着完善的海防设施,可以免去一笔不小的修建费用。

因此在1896年年底,德国方面提出了租借胶州湾五十年的要求,但清政府似乎看穿了德国人的野心并没有同意,这让德国人打起了强占胶州湾的念头。

不过,在他们动手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处理,那就是赶走盘踞在胶州湾里的俄国人。

自1895年开始,沙俄舰队便得到了在胶州湾停靠的许可,德国人担心他们也想占据这里,于是德皇威廉二世,便派人拜见了沙皇尼古拉二世,并询问其对于德国占据胶州湾的看法。

尼古拉二世表示自己可以让出胶州湾,但沙俄必须在中国更北面(旅顺)找到一个港口作为海军基地。

威廉二世当即表态自己会支持尼古拉二世之后的行动,为他在北方另寻良港,这也为德国占据胶州湾扫清了最后的障碍。

在得到沙俄的默许后,德国人还需要等待一个机会,他们需要一个借口让自己的军舰开进胶州湾。

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德国便派传教士进入山东地区传教,他们不但在山东各地兴建教堂,传播教义,还仗着德国政府的支持,在山东各地霸占农田,包揽诉讼,让本地的百姓们苦不堪言。

因此在1897年11月1日晚上,巨野县大刀会的成员乘着夜色杀死了磨盘张庄村德国天主堂中的两名传教士,引起了朝野的巨大震动。

11月7日传教士被杀的消息传回德国,正在德国休假的山东地区主教安治泰,立即找到了威廉二世,开心地说这是德国侵占胶州湾的绝佳机会。

威廉二世当即命令德国远东舰队离开上海驻地,向胶州湾进发,十三日德国军舰接近胶州湾,驻防清朝将领拦截并询问他们此行的目的。

德军表示只是为了“游历”,由于之前清政府曾经叮嘱过当地官员,不要违逆洋人的意志,于是德军得以顺利进入胶州湾。

十四日凌晨,德国海军突然全部登陆,并迅速占领了胶州湾附近的炮台和险要地形,之后便蛮横要求清政府的守军,退到女姑口和崂山之外。

清军胶澳守将章高元当时麾下有四营人马,但是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得到补给了,许多士兵甚至连一发子弹都没有,无奈之下,他们只得按照德国人的要求不断后撤,将兵营和仓库都留给了德国人。

十五日,德军将领底尔匹兹对外宣称德军已经接管了胶州湾及周边的所有海岛和属地。

德军的嚣张跋扈彻底惹恼了清军将士,军官们纷纷向章高元请求与德军决一死战。

李鸿章认为当时的清政府不能主动和德国人开衅,最好的办法应该是再施“驱虎吞狼之计”,请求另一个西方强国制衡德国人,因此他勒令章高元不得开战!

之后,李鸿章主动去往沙俄使馆,希望沙俄能够派出舰队进驻胶州湾,以遏制德国人的攻势。

因此俄国使馆只是嘴上答应了李鸿章的请求,但俄国的舰队却根本没有行动的意思。

在李鸿章斡旋的几天里,章高元和他的部队却早已被德国人逼到了青岛之外,章高元本人后来更是被德国人监禁了一个多月。

在初步占领胶州湾地区后,德国人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又派出第二舰队开赴胶州湾。

与此同时,他们还处死了部分清朝守军,将清军的所有库房和工事据为己有,这让德国成为了胶州湾地区的实际控制者。

在德国人侵占胶州湾的这段时间里,德皇威廉二世并没有就巨野教案赔偿一事,与清政府进行交涉,因为他担心清政府过快答应自己的要求,会让德国军队失去占领胶州湾的借口。

在这次会谈上,德国就巨野教案的赔偿事宜提出了多个要求,其中最重要的两条是要求清政府明确将胶州湾地区“租借”给德国,以及赋予德国在山东境内修建铁路,并在铁路周边开发矿产的权力。

面对咄咄逼人的德国代表,清政府官员虽然表达过不满,但最终还是迫于压力和德国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胶澳租界条约》。

这个条约明确将胶州湾及周边部分地区,“租借”给了德国人,还批准德国人修建从青岛前往济南的铁路,这让德国将山东地区的经济命脉牢牢掌控在手里。

在得到胶州湾地区的控制权之后,德国人深知当地百姓对自己的敌意,于是他们不但在各村镇成立了全新的管理体系,还要求将农户手中的刀枪全部收缴上来。

除此之外,德国人担心当地百姓联合起来反抗自己,便禁止了除婚丧嫁娶之外的所有集体活动。

如果有人聚集的话,就会受到军警的惩罚,就连戏曲演出前都要将演出曲目、演出流程和参与人数详细上报给当地的德国管理者,获得德国人的批准后,才可以进行演出。

之后为了方便管理,他们还将青岛分成了三个片区,其中南部是德国人居住区,大包岛区和埠头区划为华商住定、商店之地。

这些中国劳苦大众被德国人招进新开设的工厂里面做劳工,德国人对待中国工人的态度和对待奴隶无异,只要中国工人有他们看不顺眼的地方就会被责打一番,如果有工人想要逃走,还会被德国人送上法庭受到严惩。

虽然名义上青岛有二级法庭审理制度,但是对中国人的案件,他们大多视而不见,这让德国人经常滥用私刑。

他们会用含铅的板子抽打中国“犯人”,那些恐怖的伤痕经年不退,还有人用带刺的竹板做刑具,每次打在受刑者背上之后,施刑者就会用力一拖,犯人的后背立马皮开肉绽,惨状触目惊心。

德国人在青岛的残酷统治,进一步激发了山东百姓的爱国情绪,也正是因为当地百姓的坚持抗争,德国人奴化中国人的尝试才没能成功,青岛反而在日后成为了对抗西方帝国主义势力的桥头堡,在五四运动等爱国运动中,都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如今距离青岛被德国人侵占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青岛也发展成为了中国北方最重要的城市之一。

但我们依然不能忘却那段惨痛的历史,我们需要从中吸取教训,也要继承先辈们的爱国精神,努力将中国建设得更加强大。

本文关于德国侵占胶州湾的相关内容,参考自《德国侵占下的胶州湾(1897-1914)》,发表于《山东师院学报》1979年04期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